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天将图库 >

高管减持!费用大增!盈利预警!谁在掏空比亚迪?|壹财眼

发布日期:2019-07-15 17:4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比亚迪身上,改革的成效逐渐显现,但改革尚未触及的部分却正在蚕食改革成果。

  经历了一段不短时间的下行之后,比亚迪的2018年三季度财报终于有了一些令人惊喜的数据。10月29日,比亚迪公布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前三季度比亚迪营业收入为889.81亿元,同比增长20.35%;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5.27亿元,同比下滑45.30%;归属于母公司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1.65亿元,同比下滑108.38%。

  三季度比亚迪营业收入为348.30亿元,同比增长20.54%;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0.48亿元,与去年同期持平;归属于母公司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08亿元,同比下滑40.46%;三季度毛利率为17.20%,环比上升2.25个百分点。

  今年前三季度,比亚迪销量、营收、利润环比都有明显改善,反映到销售终端则是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同时热销。反映到财报中,前三季度比亚迪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6.50亿元,而今年6月底这一数字还是-16.07亿元,足见销售强劲态势。

  仔细分析比亚迪的三季报不难发现,收入增长的同时,成本也在随之增加,尤其是费用方面。在比亚迪的营业总成本中,财务费用为8.5亿,环比增加3亿,拖累了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销售收入的大幅增长并没能带动利润的大幅增长,而与之相应却是销售费用的明显增长,三季度比亚迪销售费用为15亿元;前三季度销售费用超过41亿元,远超过营收和利润增速。

  有长期关注比亚迪的股民整理了其2012年至今的销售费用,发现高达218亿元,但同期其利润仅144亿元。2015年之后,比亚迪销售费用激增,但比亚迪销量自2012年至今一直保持在年销40万辆的水平,并没有规模上的明显增长。

  不少股民由此展开讨论,并认为长期以来的管理混乱『掏空』了上市公司的利润。长期以来,比亚迪自带『吸粉』能力,在营销上似乎并不高调,在销售上也并没有什么创新之举,重技术轻管理是不少人对比亚迪的印象,既然如此,比亚迪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就确实值得关注。

  在比亚迪的投诉中,关于销售服务的投诉不在少数,似乎从侧面揭示了比亚迪销售体系的管理存在问题;而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比亚迪『广告门』事件,再一次把比亚迪管理混乱的话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比亚迪燃油车销量的增长意味着比亚迪采用全新设计的产品获得了市场的认可,比亚迪的改革初显成效,王传福表示比亚迪将迎来一个全新的产品增长周期,但产品改革显然并未触及管理体系,而旧有的管理体系恐怕会令比亚迪的改革事倍功半。

  除了费用率居高不下,比亚迪也仍未摆脱对政策补贴的高度依赖,这曾一度使比亚迪业绩触底,未来也还是比亚迪最大的隐患。

  比亚迪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比亚迪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14.52亿元,单三季度获得的政府补贴就达到5.6亿,比去年同期多出3.2亿,而今年前三季度比亚迪归母净利润也不过15.27亿元,政府补贴对比亚迪业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尤其是在今年6月11日2018年补贴新政实施之后,因为加入了对电池能量密度的要求,以及对高续航里程车型补贴的增长,比亚迪所获得的政府补贴与去年相比不降反增,这也是比亚迪今年三季度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

  虽然这可以反映出比亚迪在新能源车型技术上的领先,但新能源市场整体受政策影响太明显,对企业来说不能完全市场化、商业化的业务无疑都是充满风险的。而比亚迪的燃油车业务虽然有明显改善,但车市大环境遇冷,这一新产品周期能否为比亚迪带来盈利仍是未知数。

  更不要说比亚迪云轨业务的前途未卜,这又是一项在国内由政策决定,且建设周期长、回款慢的业务,短时间内恐怕不仅不能为比亚迪带来盈利,反而会拖累其利润。

  此外,虽然各大投资机构都对比亚迪的三季报表示满意,并表示看好其未来业绩,但投资者和比亚迪自己的高管似乎并不这么想,比亚迪发布三季报之后其股价并未增长,反而小幅下跌。

  而同一时间,比亚迪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吴经胜发布减持计划,这位年薪高达600万的高管,目前持有445.76万股比亚迪股份,此次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减持100万股,或套现逾4500万。自2011年进入上市公司高管之列后,其从未增持过比亚迪股票,反而分别在2013年、2014年累计减持142.84万股。

  一个高管减持或许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却难免影响投资者的信心,更何况是在比亚迪刚刚公布三季报的微妙时候,或许是高管对比亚迪特别有信心,不然这管理层真显得有点任性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